最新新闻

互相甩锅?美商务部长谈联邦快递起诉:是你们误解了
互相甩锅?美商务部长谈联邦快递起诉:是你们误解了

   互相甩锅?美国商务部长回应联邦快递起诉:是你们误解了 针对联邦快递起诉美国商务部一事,美国商务部长罗斯表示,联邦快递误解了美国进出口管制方面的规定。规定要求快递公司“不能故意递送显然是违规品的货物”,也就是说,快递公司不可以明知故犯。联邦快递与美国商务部之争由华为被列入美国“黑名单”一事引起。[详情]

新京报 | 2019年06月28日 17:29
联邦快递起诉美商务部:“我是运输企业 不是警察”
联邦快递起诉美商务部:“我是运输企业 不是警察”

  联邦快递起诉美商务部:“我是运输企业,不是警察” 文 |《财经》记者 王凤 《财经》驻华盛顿记者 金焱 在个人和企业起诉政府是普遍诉讼形式的美国,“联邦快递诉美国政府风险非常小,却可以在PR形象以及厘清政府禁令范围上获得收益” 图源:联邦快递中国官网 当地时间6月24日,美国联邦快递(FedEx)在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的美国地区法院提起诉讼,诉请禁止美国商务部要求联邦快递执行美国《出口管制条例》(Export Administration Regulations,简称EAR)中的禁令。 联邦快递认为,上述《出口管制条例》侵犯了普通运输企业根据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所享有的正当程序权利。其不合理规定,使得即使不需要证据证明运输企业知悉货物违反该条例,也要其对可能违反条例的货物承担严苛的法律责任。 起诉声明称,联邦快递支持美国出口管制法律的目标,在关于出口管制方面的内部合规项目上投入巨大。但是,要求联邦快递对每天在其网络中运输的数百万票货件实施合规监管,了解所有货件内容的来源和技术构成,给联邦快递造成了不合理的负担。 联邦快递承压“出口管制” 虽然在联邦快递的官网声明和19页起诉材料中均未提及“华为”,但围绕“华为”而产生的数桩快递事件把联邦快递送到了风口浪尖。因此,联邦快递起诉政府的举动的时间点变得非常微妙——此前,在美国商务部5月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后,联邦快递发生了一系列围绕华为的失误。 5月底,联邦快递在未获华为授权的情况下,将其从日本寄往中国的两个包裹转运至美国。另外,两个从越南发往中国香港和新加坡的包裹中途被滞留,目的地也被联邦快递改为美国。 6月21日,美国科技杂志PC Magazine想要重新测评华为的旗舰产品P30 Pro手机,让一名英国记者从伦敦寄到杂志位于纽约的办公室。该员工被联邦快递告知无法寄送,理由是美国政府与华为、中国政府之间的问题。 对连续的“华为快递事件”,联邦快递CEO弗雷德里克·史密斯在当地时间6月24日接受福克斯新闻台采访时回应,“(错运)是一名30岁的联邦快递员工犯了错误,将两件包裹转运到了合规审计部门。”拒绝投递则是“一名新员工误解了规定,看到包裹上写着华为,没有接受包裹。” 身处中美科技冷战中心的“华为”,是实体清单管制的重中之重。禁令使华为各供应链出现暂停甚至停止,开启“极限生存”模式。同时,禁令使得美国科技股应声下跌,高通、英特尔等华为在美国的供应商企业均不同程度受创。 对于每天处理高达1500万件货物的联邦快递来说,美国官方管制名单上大约有1100个实体(公司),如果一个包裹出了问题,没有任何理由,都要被罚款25万美元。史密斯认为,美商务部希望联邦快递成为进出口管制的“警察”,电视采访中直呼“联邦快递已经无法承受”。 在美国联邦快递公司就出口管制规定对美国商务部提起诉讼后,美商务部长罗斯当天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回应说,“(出口管理)条例规定,普通承运人不得故意违反实体清单或其他出口管制机构的规定运输物品。它不需要一个公共承运人成为警察或知道每件包裹中装的内容。”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博士林华向《财经》记者分析,上述行为严重违反中国法律,不仅侵害华为作为托运人的权利,还严重损害华为的商业秘密。” 美国企业有义务遵守本国和所在地国政府的法律法规,但擅自转移包裹,既没有公开的政府指令,也无法援引美国法律主张免责。华为作为受害人,可以向联邦快递提起民事诉讼。中国政府也有义务为保护本国企业和经济秩序的基本安全,进行专项调查和处理。 起诉背后的态度 半个月前,联邦快递宣布,不再为亚马逊提供FedEx Express美国国内服务,此举被认为会为该公司带来短期压力。在起诉美国政府前,市场已在密切关注联邦快递的经济表现,起诉后的第二天,6月25日,联邦快递在收盘后公布了其第四财季财报。 联邦快递的财报显示,持续的贸易不确定性对其目前财年的表现影响较大,好在第四季度的盈收好于预期——调整后其每股收益为5.01美元,超出市场预期的每股4.81美元。该公司第四财季营收为178.8亿美元,符合预期。 “联邦快递起诉美国政府是摆脱自身困境的当然之举。”林华认为,一方面,联邦快递过度解读了美国政府对华为的禁令范围,把自己逼到难以全身而退的境地。另一方面,在个人和企业起诉政府是普遍诉讼形式的美国,“联邦快递诉美国政府风险非常小,却可以在PR形象以及厘清政府禁令范围(禁令之外即是贸易自由)上获得收益”。 投资咨询公司Trinity Asset Management资产组合总监布赖恩·吉尔马汀(Brian Gilmartin)对《财经》记者说,联邦快递对美国政府的诉讼可能会耗上多年才有结论,所以这一举动更多的或许是其向中国暗示,即联邦快递会尽力去支持现有的供应链。他们选择从技术上挑战美国政府,起码制造了头条效应。 在吉尔马汀看来,联邦快递四面楚歌:一方面,贸易和关税问题导致了供应链的重新评估和布局,这对有着庞大全球网络和货运机群的联邦快递冲击很大;另一方面,亚马逊带来了新的挑战,而和中国有关的很多坏消息也体现在联邦快递的股价上。 在美股市场有望录得22年来最好的上半年表现的大背景下,联邦快递的股票从技术上实现了“二次探底”——2018年12月底和2019年5月出现150美元的低位。在第四财季财报后,有华尔街投资者给联邦快递以“卖出”的评级,吉尔马汀认为,联邦快递保守地说可能股价低估了至少25%。 但从长期来看,联邦快递最大的问题是现金流的问题。吉尔马汀指出,联邦快递在全美或全球各地提供的传统飞机快递(Express)业务占总收入的53%,占营业收入的44%。所以联邦快递对空运的价格很敏感,他们并没有利用好这项业务的成本结构。这部分的成本还需要继续压低,而中国和全球经济放缓则雪上加霜。 可能缩小禁令范围 林华分析称,限制华为是延续美国政治利益和惯例的重要决定,“起诉可能帮助明确甚至缩小禁令范围,但不会从根本上推翻禁令”。 世界经济已经高度一体化,任正非曾在多个场合坦诚地承认华为不能脱离世界市场而独立。实际上,任何一家企业(包括美国企业)都无法摆脱全球供应链而独自繁荣。多位接受《财经》记者采访的法律人士认为,美国企业需要和华为保持交易,并不亚于华为需要和美国企业继续交易。如果压力继续加大,除联邦快递,其他美国企业也起诉政府禁令的行为可能增加。 不过,联邦快递在美国哥伦比亚特区联邦地区法院提起诉讼后,竞争对手联合包裹(UPS)表示,不会加入对美国政府诉讼的行列,将继续在其经营的所有市场遵循政府指令。 在逆全球化的贸易纠纷中,这些物流寡头都受到了最直接的冲击,如何在中国这一重要市场上彼此博弈,他们各怀想法。 (《财经》实习生林彦辰对此文亦有贡献)[详情]

《财经》杂志 | 2019年06月26日 21:35
刚起诉完美商务部 联邦快递CEO透露更多详情
刚起诉完美商务部 联邦快递CEO透露更多详情

  [环球网报道 记者 李东尧]当地时间6月24日,美国联邦快递宣布对美国商务部提起诉讼后,该公司首席执行官弗雷德 史密斯(Fred Smith)现身美国福克斯新闻节目中透露出更多详情,他解释起诉的原因说,该公司无力监管数十万件违反监管规定的货物。他还表示,承运货物时违反商务部出口管理条例会被罚款。 据福克斯新闻报道,史密斯当天表示,“我们今天联系了商务部,告诉他们,商务部在各种地缘政治与贸易争端中越来越多地限制进出口,这给联邦快递与公共承运人造成了难以承受的负担。” “因为,根据美国商务部的规定,预计我们要成为这些进出口管制的警察。目前这份名单上大约有1100个实体,上周五(21日)刚刚增加了5家。” 他说,“根据规定,我们必须证明那些可能会说出实情或可能不说的发货人遵守这些出口规定。尽管我们每天处理1500万件货物,但如果我们在其中任何一件上出了差错……我们会被罚款每件25万美元(约合172万元人民币)。” 福克斯24日说,就在史密斯接受采访后不久,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告诉福克斯,“(出口管理)条例规定,普通承运人不得故意违反实体清单或其他出口管制机构的规定运输物品。它不需要一个公共承运人成为警察或知道每件包裹中装的是什么。” 据此前报道,《华盛顿邮报》说,联邦快递公司24日宣布,已对美国商务部提起诉讼,要求避免遵循美国政府对“与华为做生意”的最新限制。联邦快递当天在其官网发布声明称,已向哥伦比亚特区美国地方法院提起诉讼,寻求禁止美国商务部要求联邦快递执行的《出口管理条例》(EAR)禁令。 声明还称,联邦快递强烈支持美国出口管制法律。但他们认为,目前构建和实施的《出口管理条例》给联邦快递带来了不合理的负担,“联邦快递是一家运输公司,而不是执法机构”。值得注意的是,联邦快递声明中并没有直接提及“华为”。 环环现在对联邦快递和美国商务部的做法,看的是有点云里雾里,并且持怀疑态度的,对此你怎么看呢?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以其它方式使用。[详情]

环球网 | 2019年06月26日 15:59
联邦快递起诉美国商务部 向媒体倒苦水:我们受够了
联邦快递起诉美国商务部 向媒体倒苦水:我们受够了

  联邦快递起诉美国商务部 向媒体大倒苦水:我们已经受够了 央视网消息:因不满美国商务部的出口管理条例对公司带来的额外成本负担,美国联邦快递日前宣布对美国商务部提起诉讼。之后,联邦快递首席执行官福雷德·史密斯在接受媒体采访中解释原因说,联邦快递无力监管每天数百万件货物,而不愿继续充当美国司法部的执法机关。 (本文来自于央视网)[详情]

央视 | 2019年06月26日 14:49
拒做“美国商务部的警察” 联邦快递觉得自己很委屈
拒做“美国商务部的警察” 联邦快递觉得自己很委屈

  从《出口管制条例》的运行方式看,政治考量占不小的比重。 文 |徐立凡 当地时间6月24日,美国联邦快递在官网发布公告称,已经在哥伦比亚特区地方法院起诉美国商务部。理由是美国商务部《出口管制条例》(“EAR”)给美国快递业和航运业造成了不可承受的负担。 联邦快递质疑,《出口管制条例》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法律规定,要求美国商务部拿出相应的解决方案。 这是本届美国政府挥舞贸易保护主义大棒以来,第一家不再采取游说手段,而是直接用法律手段以图摆脱困境的美国跨国企业。 联邦快递的反击,与其陷入了被两头夹击的困境有关。一面是指向不明确的“EAR”,一面是来自中国的压力,迫使联邦快递不得不自我救济。 一、最后一根稻草 5月底时,联邦快递“误投”华为4个包裹到美国的事件,直接导致联邦快递在中国的业务受阻,公司市值也有所缩水。 面对困局,联邦快递采取的是普通的危机公关手段:一方面勉强遵守美国商务部的《出口管制条例》相关规定,另一方面向中国市场道歉。 联邦快递期望用这种比较经济的做法摆脱困局。而美国杂志PC Mag(全称PC Magazine ,美国著名的IT杂志)则打破了联邦快递的幻想。 PC Mag在上周五透露,他们在英国伦敦的编辑部曾委托联邦快递将一部华为手机寄到美国纽约的办事处。这是一种明显的试探行为,要测试的是美国企业遵守“EAR”的程度。 PC Mag跟踪订单信息发现,这部华为手机从伦敦起运,顺利到达了美国印第安纳波利斯。在印第安纳波利斯停留了5个小时后,又被运回了伦敦。 联邦快递在包裹上附了一张标签,上面写着“由于美国政府的原因,联邦快递退回包裹”。 这件事如同最后一根稻草,再次引发了舆论对联邦快递的猜疑。联邦快递既经不起这样的信用透支,也经不起美国媒体的考验。 由不得联邦快递,他们只能选边了。 二、不想做“美国商务部的警察” 联邦快递选择的是挑战美国商务部。究其原因,是相互冲突的美国法律法规把他们逼到一个尴尬的境地。 根据《出口管制条例》新增的相关条款,联邦快递和其他有航运业务的公司,需要了解所有货物内容的来源和技术构成,以及它们是否符合“EAR”。 联邦快递每天的业务量是1500万个包裹,业务遍及200多个国家和地区。工作人员其实没有充足的精力与能力,来分析判断所有包裹里的产品是否符合美国法律要求。 假如联邦快递严格按照“EAR”行事,效率会下降不少。而擅自拆开包裹并不小心毁坏了产品,更要遭重罚。 而如果某家公司不执行“EAR”的规定,同样会遭到严惩。 联邦快递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弗雷德·史密斯在与福克斯新闻连线时叫屈:“即使我们有出色的计算机系统和合规投资,也不可能履行要求。我们不能成为美国商务部的警察。” 史密斯强调,“我们不认为这些法规是基于法律的,我们希望商务部能够提出一个解决方案,消除把我们当成警察的要求”。 “这是美国成为贸易保护主义国家的直接结果。”史密斯的总结肯定是发自肺腑的。 三、美国政府与企业之间裂痕加深 虽然联邦快递把诉讼准星对准了《出口管制条例》相关条款,但至少短期内不可能达到撤销条款的目的。 美国《出口管制条例》就是著名的出口禁令,由美国商务部下辖的工业和安全局负责管理。在条例的第15章第774部分,列有受控制的商品分类列表,是美国贸易保护主义的主要大棒之一。 《出口管制条例》的运行方式大致是,被美国列为恐怖主义名单的国家和地区,民用和商用产品也禁止出口,除非有许可证;政府销售的受限加密产品,需要许可证;被美国商务部列进实体名单、被美国国务院禁止贸易名单、被美国财政部特别指定的个人和实体,也将被禁止出口。 华为属于被美国商务部列进实体名单的这一类。 从《出口管制条例》的运行方式看,政治考量占不小的比重。 这不是联邦快递能够挑战的。所以联邦快递选择以法律冲突为突破口,推动美国商务部对快递等相关行业能够有所妥协。 不过这条路短期内很难走通。《出口管制条例》打的是维护美国国家安全的旗帜,变动可能让政府形象受损。 不过,联邦快递的起诉不仅显示了《出口管制条例》非市场化的一面,同时也曝光了美国企业在《出口管制条例》下的困境。 不仅联邦快递深陷其中,实际上UPS、谷歌系统、高通等一系列美国跨国企业都是如此。他们一方面声称遵守商务部实体名单,另一方面说不会中断和华为的“一般业务”。 但是这种模糊处理的方式持久不了。假如其他媒体像PC Mag一样,根据不同行业特征用各种方法考验相关企业,谁都有可能陷入联邦快递的困境中。 从对市场份额缩小的担心发展到对自家规则的担心,这显示美国四处点燃的贸易烽火,不仅加深了美国与其贸易伙伴的裂痕,也加深了美国政府与美国企业之间的裂痕。[详情]

新京报 | 2019年06月26日 10:20
美媒:联邦快递盈利预估不及华尔街预期
美媒:联邦快递盈利预估不及华尔街预期

  据美国彭博社6月26日消息,随着美中贸易紧张局势升级,再加上一个陷入困境的欧洲子公司重组努力的拖累,联邦快递的年度业绩预估落后于华尔街的预期。公司股价下跌。[详情]

央视 | 2019年06月26日 07:43
单仁平:联邦快递告美商务部,暴露出什么
单仁平:联邦快递告美商务部,暴露出什么

  美国联邦快递集团24日做出一个惊人举动,它将美国商务部告上法庭,指控该部门的“出口管理条例”违反了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对联邦快递多处刁难并越权违规,让联邦快递背负上了本不该属于“公共承运人”的沉重负担。联邦快递在声明中称,“我们是一家货运公司,不是一个执法机构”。 尽管联邦快递在19页的诉状中没有提华为,但这起诉讼与华为的直接关系几乎路人皆知。在过去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联邦快递两次因华为道歉,一次是被爆出私自将华为的文件与芯片绕一大圈送到美国,另一次是被爆出拒绝将华为手机从英国寄到美国。这都是严重违背和损害联邦快递商业信誉的失当行为。 有评论说,如今联邦快递状告美国商务部,是被“恶法”逼急了,不愿再为监控对华出口一事背锅。 中国网友讥讽联邦快递是戏精,因为它曾先矢口否认“错投”,后见抵赖不成又找借口,说法前后矛盾,以至于它的两次道歉都被认为诚意不足,就连这次告美国商务部,也被不少中国网友当成是“演戏还演全套的”。 中国人不信任联邦快递,这当然是它咎由自取。但就这次诉讼而言,不好说是联邦快递在演戏,更多恐怕是它在两头重压之下另辟蹊径的突围之举。起诉行为本身,以及联邦快递的声明和诉状,有着耐人寻味的丰富信息,把一些华盛顿想掩盖的事实真相暴露出来了。 最重大的真相,是美国政府在干预正常的市场行为,为此不惜违背国际公义和商业规则。蹊跷的“错投门”刚发生时,人们就怀疑是美国政府操控联邦快递干出来的,这下无疑坐实了;“拒寄门”之后,中国外交部要求联邦快递给出合理解释,如今联邦快递的这一纸诉状等于给出了实际解释:这一切都是美国政府逼的。 可气的是,美国政府一直在贼喊捉贼,动辄莫须有地指责其他国家政府干预市场。眼下事实摆在面前,不知道华盛顿还能找到什么托辞? 另一个真相是,美国政府动用国家力量打压华为,美国自己的企业也会受重伤。这本是一个常识,但华盛顿却掩耳盗铃。这次联邦快递如果不是承受不住了,不可能去告美国商务部。美国政府再这么搞下去,受不了的就不仅仅是联邦快递了。华盛顿用政治的手段强行扭曲全球产业链,受害者将是包括它自身在内的一大片,决不可能实现华盛顿臆想中对华为等中国企业的精准打击。 联邦快递看上去有点冤,但那是它和美国商务部之间的恩怨,由它们自己解决好了。联邦快递既然干过损害中国用户合法权益的亏心事,就需要为此承担相应责任。中国不必对它客气,中国有关部门已经对联邦快递依法立案调查,调查是创造公平营商环境的负责任之举,客观上也会帮助联邦快递早日找准自己的位置。 美媒提到,联邦快递很担心自己会被列入中国的“不可靠实体清单”。可见,清单发挥出了明显的威慑作用。对那些不遵守市场规则、背离契约精神,损害中国企业正当权益的外国企业,中国没有点惩戒手段是不行的。(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详情]

环球时报 | 2019年06月26日 07:33
联邦快递就出口管制起诉美商务部:我们不是执法机构
联邦快递就出口管制起诉美商务部:我们不是执法机构

  联邦快递就出口管制起诉美商务部:我们是一家运输公司,不是执法机构 每日经济新闻 每经编辑 祝裕 美国联邦快递公司24日就出口管制规定对美国商务部提起诉讼,认为美国政府不应指望该公司实施出口管制规定,要求该公司为承运的货物承担责任不合理,“联邦快递是一家运输公司,而不是执法机构”。联邦快递在当天的声明和起诉书中并未提到中国华为公司。但美国媒体认为,联邦快递的上述起诉与此前美国商务部将华为列入限制交易的“实体名单”和联邦快递未按名址投递华为相关快件存在关联。图为联邦快递参加展览展位。 (文据新华社) [详情]

新浪财经综合 | 2019年06月25日 23:38
联邦快递跌近2% 此前就出口管制规定起诉美商务部
联邦快递跌近2% 此前就出口管制规定起诉美商务部

  新浪美股 北京时间25日晚间消息,联邦快递周二开盘大跌近2%,此前该公司就出口管制规定起诉美商务部。 截至发稿,联邦快递股价报158.52美元,跌幅略收窄至1.48%。 据新华社报道,美国联邦快递公司24日就出口管制规定对美国商务部提起诉讼,认为美国政府不应指望该公司实施出口管制规定,要求该公司为承运的货物承担责任不合理。 联邦快递当天发表声明说,已在美国哥伦比亚特区联邦地区法院提起诉讼,寻求阻止美国商务部要求该公司实施出口管制规定。声明说,出口管制规定违背了公共承运人在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下所享有的“正当程序”权利。 声明说,美国政府要求联邦快递检查其每天承运的数以百万计包裹中的物品是否符合出口管制规定既不现实也不合理,给公司造成很大负担,“联邦快递是一家运输公司,而不是执法机构”。 联邦快递在起诉书中强调,为遵守出口管制规定,该公司会对发货人和收件人的姓名和地址进行筛选,以确定它们是否在限制交易的“实体名单”上,但很难保证承运的物品是否符合出口管制规定。 联邦快递在当天的声明和起诉书中并未提到中国华为公司。但美国媒体认为,联邦快递的上述起诉与此前美国商务部将华为列入限制交易的“实体名单”和联邦快递未按名址投递华为相关快件存在关联。 针对联邦快递在未经用户同意、也没有告知用户的情况下,擅自将快件转寄他地,未按名址投递相关快件,中国有关部门已依法启动调查程序。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24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联邦快递作为一家大型跨国企业,理应对外作出合理解释,理应为自身行为负责。同时,“我们敦促美方立即停止并纠正错误做法,为各国企业的运作和正常合作创造条件”。[详情]

新浪财经综合 | 2019年06月25日 21:36
联邦快递起诉美国商务部 声明和起诉书未提到华为
新华国际 | 2019年06月25日 20:25
互相甩锅?美商务部长谈联邦快递起诉:是你们误解了
互相甩锅?美商务部长谈联邦快递起诉:是你们误解了

   互相甩锅?美国商务部长回应联邦快递起诉:是你们误解了 针对联邦快递起诉美国商务部一事,美国商务部长罗斯表示,联邦快递误解了美国进出口管制方面的规定。规定要求快递公司“不能故意递送显然是违规品的货物”,也就是说,快递公司不可以明知故犯。联邦快递与美国商务部之争由华为被列入美国“黑名单”一事引起。[详情]

联邦快递起诉美商务部:“我是运输企业 不是警察”
联邦快递起诉美商务部:“我是运输企业 不是警察”

  联邦快递起诉美商务部:“我是运输企业,不是警察” 文 |《财经》记者 王凤 《财经》驻华盛顿记者 金焱 在个人和企业起诉政府是普遍诉讼形式的美国,“联邦快递诉美国政府风险非常小,却可以在PR形象以及厘清政府禁令范围上获得收益” 图源:联邦快递中国官网 当地时间6月24日,美国联邦快递(FedEx)在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的美国地区法院提起诉讼,诉请禁止美国商务部要求联邦快递执行美国《出口管制条例》(Export Administration Regulations,简称EAR)中的禁令。 联邦快递认为,上述《出口管制条例》侵犯了普通运输企业根据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所享有的正当程序权利。其不合理规定,使得即使不需要证据证明运输企业知悉货物违反该条例,也要其对可能违反条例的货物承担严苛的法律责任。 起诉声明称,联邦快递支持美国出口管制法律的目标,在关于出口管制方面的内部合规项目上投入巨大。但是,要求联邦快递对每天在其网络中运输的数百万票货件实施合规监管,了解所有货件内容的来源和技术构成,给联邦快递造成了不合理的负担。 联邦快递承压“出口管制” 虽然在联邦快递的官网声明和19页起诉材料中均未提及“华为”,但围绕“华为”而产生的数桩快递事件把联邦快递送到了风口浪尖。因此,联邦快递起诉政府的举动的时间点变得非常微妙——此前,在美国商务部5月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后,联邦快递发生了一系列围绕华为的失误。 5月底,联邦快递在未获华为授权的情况下,将其从日本寄往中国的两个包裹转运至美国。另外,两个从越南发往中国香港和新加坡的包裹中途被滞留,目的地也被联邦快递改为美国。 6月21日,美国科技杂志PC Magazine想要重新测评华为的旗舰产品P30 Pro手机,让一名英国记者从伦敦寄到杂志位于纽约的办公室。该员工被联邦快递告知无法寄送,理由是美国政府与华为、中国政府之间的问题。 对连续的“华为快递事件”,联邦快递CEO弗雷德里克·史密斯在当地时间6月24日接受福克斯新闻台采访时回应,“(错运)是一名30岁的联邦快递员工犯了错误,将两件包裹转运到了合规审计部门。”拒绝投递则是“一名新员工误解了规定,看到包裹上写着华为,没有接受包裹。” 身处中美科技冷战中心的“华为”,是实体清单管制的重中之重。禁令使华为各供应链出现暂停甚至停止,开启“极限生存”模式。同时,禁令使得美国科技股应声下跌,高通、英特尔等华为在美国的供应商企业均不同程度受创。 对于每天处理高达1500万件货物的联邦快递来说,美国官方管制名单上大约有1100个实体(公司),如果一个包裹出了问题,没有任何理由,都要被罚款25万美元。史密斯认为,美商务部希望联邦快递成为进出口管制的“警察”,电视采访中直呼“联邦快递已经无法承受”。 在美国联邦快递公司就出口管制规定对美国商务部提起诉讼后,美商务部长罗斯当天接受福克斯新闻采访时回应说,“(出口管理)条例规定,普通承运人不得故意违反实体清单或其他出口管制机构的规定运输物品。它不需要一个公共承运人成为警察或知道每件包裹中装的内容。” 中国社会科学院法学博士林华向《财经》记者分析,上述行为严重违反中国法律,不仅侵害华为作为托运人的权利,还严重损害华为的商业秘密。” 美国企业有义务遵守本国和所在地国政府的法律法规,但擅自转移包裹,既没有公开的政府指令,也无法援引美国法律主张免责。华为作为受害人,可以向联邦快递提起民事诉讼。中国政府也有义务为保护本国企业和经济秩序的基本安全,进行专项调查和处理。 起诉背后的态度 半个月前,联邦快递宣布,不再为亚马逊提供FedEx Express美国国内服务,此举被认为会为该公司带来短期压力。在起诉美国政府前,市场已在密切关注联邦快递的经济表现,起诉后的第二天,6月25日,联邦快递在收盘后公布了其第四财季财报。 联邦快递的财报显示,持续的贸易不确定性对其目前财年的表现影响较大,好在第四季度的盈收好于预期——调整后其每股收益为5.01美元,超出市场预期的每股4.81美元。该公司第四财季营收为178.8亿美元,符合预期。 “联邦快递起诉美国政府是摆脱自身困境的当然之举。”林华认为,一方面,联邦快递过度解读了美国政府对华为的禁令范围,把自己逼到难以全身而退的境地。另一方面,在个人和企业起诉政府是普遍诉讼形式的美国,“联邦快递诉美国政府风险非常小,却可以在PR形象以及厘清政府禁令范围(禁令之外即是贸易自由)上获得收益”。 投资咨询公司Trinity Asset Management资产组合总监布赖恩·吉尔马汀(Brian Gilmartin)对《财经》记者说,联邦快递对美国政府的诉讼可能会耗上多年才有结论,所以这一举动更多的或许是其向中国暗示,即联邦快递会尽力去支持现有的供应链。他们选择从技术上挑战美国政府,起码制造了头条效应。 在吉尔马汀看来,联邦快递四面楚歌:一方面,贸易和关税问题导致了供应链的重新评估和布局,这对有着庞大全球网络和货运机群的联邦快递冲击很大;另一方面,亚马逊带来了新的挑战,而和中国有关的很多坏消息也体现在联邦快递的股价上。 在美股市场有望录得22年来最好的上半年表现的大背景下,联邦快递的股票从技术上实现了“二次探底”——2018年12月底和2019年5月出现150美元的低位。在第四财季财报后,有华尔街投资者给联邦快递以“卖出”的评级,吉尔马汀认为,联邦快递保守地说可能股价低估了至少25%。 但从长期来看,联邦快递最大的问题是现金流的问题。吉尔马汀指出,联邦快递在全美或全球各地提供的传统飞机快递(Express)业务占总收入的53%,占营业收入的44%。所以联邦快递对空运的价格很敏感,他们并没有利用好这项业务的成本结构。这部分的成本还需要继续压低,而中国和全球经济放缓则雪上加霜。 可能缩小禁令范围 林华分析称,限制华为是延续美国政治利益和惯例的重要决定,“起诉可能帮助明确甚至缩小禁令范围,但不会从根本上推翻禁令”。 世界经济已经高度一体化,任正非曾在多个场合坦诚地承认华为不能脱离世界市场而独立。实际上,任何一家企业(包括美国企业)都无法摆脱全球供应链而独自繁荣。多位接受《财经》记者采访的法律人士认为,美国企业需要和华为保持交易,并不亚于华为需要和美国企业继续交易。如果压力继续加大,除联邦快递,其他美国企业也起诉政府禁令的行为可能增加。 不过,联邦快递在美国哥伦比亚特区联邦地区法院提起诉讼后,竞争对手联合包裹(UPS)表示,不会加入对美国政府诉讼的行列,将继续在其经营的所有市场遵循政府指令。 在逆全球化的贸易纠纷中,这些物流寡头都受到了最直接的冲击,如何在中国这一重要市场上彼此博弈,他们各怀想法。 (《财经》实习生林彦辰对此文亦有贡献)[详情]

刚起诉完美商务部 联邦快递CEO透露更多详情
刚起诉完美商务部 联邦快递CEO透露更多详情

  [环球网报道 记者 李东尧]当地时间6月24日,美国联邦快递宣布对美国商务部提起诉讼后,该公司首席执行官弗雷德 史密斯(Fred Smith)现身美国福克斯新闻节目中透露出更多详情,他解释起诉的原因说,该公司无力监管数十万件违反监管规定的货物。他还表示,承运货物时违反商务部出口管理条例会被罚款。 据福克斯新闻报道,史密斯当天表示,“我们今天联系了商务部,告诉他们,商务部在各种地缘政治与贸易争端中越来越多地限制进出口,这给联邦快递与公共承运人造成了难以承受的负担。” “因为,根据美国商务部的规定,预计我们要成为这些进出口管制的警察。目前这份名单上大约有1100个实体,上周五(21日)刚刚增加了5家。” 他说,“根据规定,我们必须证明那些可能会说出实情或可能不说的发货人遵守这些出口规定。尽管我们每天处理1500万件货物,但如果我们在其中任何一件上出了差错……我们会被罚款每件25万美元(约合172万元人民币)。” 福克斯24日说,就在史密斯接受采访后不久,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告诉福克斯,“(出口管理)条例规定,普通承运人不得故意违反实体清单或其他出口管制机构的规定运输物品。它不需要一个公共承运人成为警察或知道每件包裹中装的是什么。” 据此前报道,《华盛顿邮报》说,联邦快递公司24日宣布,已对美国商务部提起诉讼,要求避免遵循美国政府对“与华为做生意”的最新限制。联邦快递当天在其官网发布声明称,已向哥伦比亚特区美国地方法院提起诉讼,寻求禁止美国商务部要求联邦快递执行的《出口管理条例》(EAR)禁令。 声明还称,联邦快递强烈支持美国出口管制法律。但他们认为,目前构建和实施的《出口管理条例》给联邦快递带来了不合理的负担,“联邦快递是一家运输公司,而不是执法机构”。值得注意的是,联邦快递声明中并没有直接提及“华为”。 环环现在对联邦快递和美国商务部的做法,看的是有点云里雾里,并且持怀疑态度的,对此你怎么看呢?中新经纬版权所有,未经书面授权,任何单位及个人不得转载、摘编以其它方式使用。[详情]

联邦快递起诉美国商务部 向媒体倒苦水:我们受够了
联邦快递起诉美国商务部 向媒体倒苦水:我们受够了

  联邦快递起诉美国商务部 向媒体大倒苦水:我们已经受够了 央视网消息:因不满美国商务部的出口管理条例对公司带来的额外成本负担,美国联邦快递日前宣布对美国商务部提起诉讼。之后,联邦快递首席执行官福雷德·史密斯在接受媒体采访中解释原因说,联邦快递无力监管每天数百万件货物,而不愿继续充当美国司法部的执法机关。 (本文来自于央视网)[详情]

拒做“美国商务部的警察” 联邦快递觉得自己很委屈
拒做“美国商务部的警察” 联邦快递觉得自己很委屈

  从《出口管制条例》的运行方式看,政治考量占不小的比重。 文 |徐立凡 当地时间6月24日,美国联邦快递在官网发布公告称,已经在哥伦比亚特区地方法院起诉美国商务部。理由是美国商务部《出口管制条例》(“EAR”)给美国快递业和航运业造成了不可承受的负担。 联邦快递质疑,《出口管制条例》不是严格意义上的法律规定,要求美国商务部拿出相应的解决方案。 这是本届美国政府挥舞贸易保护主义大棒以来,第一家不再采取游说手段,而是直接用法律手段以图摆脱困境的美国跨国企业。 联邦快递的反击,与其陷入了被两头夹击的困境有关。一面是指向不明确的“EAR”,一面是来自中国的压力,迫使联邦快递不得不自我救济。 一、最后一根稻草 5月底时,联邦快递“误投”华为4个包裹到美国的事件,直接导致联邦快递在中国的业务受阻,公司市值也有所缩水。 面对困局,联邦快递采取的是普通的危机公关手段:一方面勉强遵守美国商务部的《出口管制条例》相关规定,另一方面向中国市场道歉。 联邦快递期望用这种比较经济的做法摆脱困局。而美国杂志PC Mag(全称PC Magazine ,美国著名的IT杂志)则打破了联邦快递的幻想。 PC Mag在上周五透露,他们在英国伦敦的编辑部曾委托联邦快递将一部华为手机寄到美国纽约的办事处。这是一种明显的试探行为,要测试的是美国企业遵守“EAR”的程度。 PC Mag跟踪订单信息发现,这部华为手机从伦敦起运,顺利到达了美国印第安纳波利斯。在印第安纳波利斯停留了5个小时后,又被运回了伦敦。 联邦快递在包裹上附了一张标签,上面写着“由于美国政府的原因,联邦快递退回包裹”。 这件事如同最后一根稻草,再次引发了舆论对联邦快递的猜疑。联邦快递既经不起这样的信用透支,也经不起美国媒体的考验。 由不得联邦快递,他们只能选边了。 二、不想做“美国商务部的警察” 联邦快递选择的是挑战美国商务部。究其原因,是相互冲突的美国法律法规把他们逼到一个尴尬的境地。 根据《出口管制条例》新增的相关条款,联邦快递和其他有航运业务的公司,需要了解所有货物内容的来源和技术构成,以及它们是否符合“EAR”。 联邦快递每天的业务量是1500万个包裹,业务遍及200多个国家和地区。工作人员其实没有充足的精力与能力,来分析判断所有包裹里的产品是否符合美国法律要求。 假如联邦快递严格按照“EAR”行事,效率会下降不少。而擅自拆开包裹并不小心毁坏了产品,更要遭重罚。 而如果某家公司不执行“EAR”的规定,同样会遭到严惩。 联邦快递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弗雷德·史密斯在与福克斯新闻连线时叫屈:“即使我们有出色的计算机系统和合规投资,也不可能履行要求。我们不能成为美国商务部的警察。” 史密斯强调,“我们不认为这些法规是基于法律的,我们希望商务部能够提出一个解决方案,消除把我们当成警察的要求”。 “这是美国成为贸易保护主义国家的直接结果。”史密斯的总结肯定是发自肺腑的。 三、美国政府与企业之间裂痕加深 虽然联邦快递把诉讼准星对准了《出口管制条例》相关条款,但至少短期内不可能达到撤销条款的目的。 美国《出口管制条例》就是著名的出口禁令,由美国商务部下辖的工业和安全局负责管理。在条例的第15章第774部分,列有受控制的商品分类列表,是美国贸易保护主义的主要大棒之一。 《出口管制条例》的运行方式大致是,被美国列为恐怖主义名单的国家和地区,民用和商用产品也禁止出口,除非有许可证;政府销售的受限加密产品,需要许可证;被美国商务部列进实体名单、被美国国务院禁止贸易名单、被美国财政部特别指定的个人和实体,也将被禁止出口。 华为属于被美国商务部列进实体名单的这一类。 从《出口管制条例》的运行方式看,政治考量占不小的比重。 这不是联邦快递能够挑战的。所以联邦快递选择以法律冲突为突破口,推动美国商务部对快递等相关行业能够有所妥协。 不过这条路短期内很难走通。《出口管制条例》打的是维护美国国家安全的旗帜,变动可能让政府形象受损。 不过,联邦快递的起诉不仅显示了《出口管制条例》非市场化的一面,同时也曝光了美国企业在《出口管制条例》下的困境。 不仅联邦快递深陷其中,实际上UPS、谷歌系统、高通等一系列美国跨国企业都是如此。他们一方面声称遵守商务部实体名单,另一方面说不会中断和华为的“一般业务”。 但是这种模糊处理的方式持久不了。假如其他媒体像PC Mag一样,根据不同行业特征用各种方法考验相关企业,谁都有可能陷入联邦快递的困境中。 从对市场份额缩小的担心发展到对自家规则的担心,这显示美国四处点燃的贸易烽火,不仅加深了美国与其贸易伙伴的裂痕,也加深了美国政府与美国企业之间的裂痕。[详情]

美媒:联邦快递盈利预估不及华尔街预期
美媒:联邦快递盈利预估不及华尔街预期

  据美国彭博社6月26日消息,随着美中贸易紧张局势升级,再加上一个陷入困境的欧洲子公司重组努力的拖累,联邦快递的年度业绩预估落后于华尔街的预期。公司股价下跌。[详情]

单仁平:联邦快递告美商务部,暴露出什么
单仁平:联邦快递告美商务部,暴露出什么

  美国联邦快递集团24日做出一个惊人举动,它将美国商务部告上法庭,指控该部门的“出口管理条例”违反了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对联邦快递多处刁难并越权违规,让联邦快递背负上了本不该属于“公共承运人”的沉重负担。联邦快递在声明中称,“我们是一家货运公司,不是一个执法机构”。 尽管联邦快递在19页的诉状中没有提华为,但这起诉讼与华为的直接关系几乎路人皆知。在过去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里,联邦快递两次因华为道歉,一次是被爆出私自将华为的文件与芯片绕一大圈送到美国,另一次是被爆出拒绝将华为手机从英国寄到美国。这都是严重违背和损害联邦快递商业信誉的失当行为。 有评论说,如今联邦快递状告美国商务部,是被“恶法”逼急了,不愿再为监控对华出口一事背锅。 中国网友讥讽联邦快递是戏精,因为它曾先矢口否认“错投”,后见抵赖不成又找借口,说法前后矛盾,以至于它的两次道歉都被认为诚意不足,就连这次告美国商务部,也被不少中国网友当成是“演戏还演全套的”。 中国人不信任联邦快递,这当然是它咎由自取。但就这次诉讼而言,不好说是联邦快递在演戏,更多恐怕是它在两头重压之下另辟蹊径的突围之举。起诉行为本身,以及联邦快递的声明和诉状,有着耐人寻味的丰富信息,把一些华盛顿想掩盖的事实真相暴露出来了。 最重大的真相,是美国政府在干预正常的市场行为,为此不惜违背国际公义和商业规则。蹊跷的“错投门”刚发生时,人们就怀疑是美国政府操控联邦快递干出来的,这下无疑坐实了;“拒寄门”之后,中国外交部要求联邦快递给出合理解释,如今联邦快递的这一纸诉状等于给出了实际解释:这一切都是美国政府逼的。 可气的是,美国政府一直在贼喊捉贼,动辄莫须有地指责其他国家政府干预市场。眼下事实摆在面前,不知道华盛顿还能找到什么托辞? 另一个真相是,美国政府动用国家力量打压华为,美国自己的企业也会受重伤。这本是一个常识,但华盛顿却掩耳盗铃。这次联邦快递如果不是承受不住了,不可能去告美国商务部。美国政府再这么搞下去,受不了的就不仅仅是联邦快递了。华盛顿用政治的手段强行扭曲全球产业链,受害者将是包括它自身在内的一大片,决不可能实现华盛顿臆想中对华为等中国企业的精准打击。 联邦快递看上去有点冤,但那是它和美国商务部之间的恩怨,由它们自己解决好了。联邦快递既然干过损害中国用户合法权益的亏心事,就需要为此承担相应责任。中国不必对它客气,中国有关部门已经对联邦快递依法立案调查,调查是创造公平营商环境的负责任之举,客观上也会帮助联邦快递早日找准自己的位置。 美媒提到,联邦快递很担心自己会被列入中国的“不可靠实体清单”。可见,清单发挥出了明显的威慑作用。对那些不遵守市场规则、背离契约精神,损害中国企业正当权益的外国企业,中国没有点惩戒手段是不行的。(作者是环球时报评论员)  [详情]

联邦快递就出口管制起诉美商务部:我们不是执法机构
联邦快递就出口管制起诉美商务部:我们不是执法机构

  联邦快递就出口管制起诉美商务部:我们是一家运输公司,不是执法机构 每日经济新闻 每经编辑 祝裕 美国联邦快递公司24日就出口管制规定对美国商务部提起诉讼,认为美国政府不应指望该公司实施出口管制规定,要求该公司为承运的货物承担责任不合理,“联邦快递是一家运输公司,而不是执法机构”。联邦快递在当天的声明和起诉书中并未提到中国华为公司。但美国媒体认为,联邦快递的上述起诉与此前美国商务部将华为列入限制交易的“实体名单”和联邦快递未按名址投递华为相关快件存在关联。图为联邦快递参加展览展位。 (文据新华社) [详情]

联邦快递跌近2% 此前就出口管制规定起诉美商务部
联邦快递跌近2% 此前就出口管制规定起诉美商务部

  新浪美股 北京时间25日晚间消息,联邦快递周二开盘大跌近2%,此前该公司就出口管制规定起诉美商务部。 截至发稿,联邦快递股价报158.52美元,跌幅略收窄至1.48%。 据新华社报道,美国联邦快递公司24日就出口管制规定对美国商务部提起诉讼,认为美国政府不应指望该公司实施出口管制规定,要求该公司为承运的货物承担责任不合理。 联邦快递当天发表声明说,已在美国哥伦比亚特区联邦地区法院提起诉讼,寻求阻止美国商务部要求该公司实施出口管制规定。声明说,出口管制规定违背了公共承运人在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下所享有的“正当程序”权利。 声明说,美国政府要求联邦快递检查其每天承运的数以百万计包裹中的物品是否符合出口管制规定既不现实也不合理,给公司造成很大负担,“联邦快递是一家运输公司,而不是执法机构”。 联邦快递在起诉书中强调,为遵守出口管制规定,该公司会对发货人和收件人的姓名和地址进行筛选,以确定它们是否在限制交易的“实体名单”上,但很难保证承运的物品是否符合出口管制规定。 联邦快递在当天的声明和起诉书中并未提到中国华为公司。但美国媒体认为,联邦快递的上述起诉与此前美国商务部将华为列入限制交易的“实体名单”和联邦快递未按名址投递华为相关快件存在关联。 针对联邦快递在未经用户同意、也没有告知用户的情况下,擅自将快件转寄他地,未按名址投递相关快件,中国有关部门已依法启动调查程序。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24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联邦快递作为一家大型跨国企业,理应对外作出合理解释,理应为自身行为负责。同时,“我们敦促美方立即停止并纠正错误做法,为各国企业的运作和正常合作创造条件”。[详情]

联邦快递起诉美国商务部 声明和起诉书未提到华为
联邦快递起诉美国商务部 声明和起诉书未提到华为

  联邦快递在声明和起诉书中并未提到中国华为公司。美媒认为,这一起诉与此前美商务部将华为列入限制交易的“实体名单”和联邦快递未按名址投递华为相关快件存在关联。针对联邦快递在未经用户同意、也没有告知用户的情况下,擅自将快件转寄他地,未按名址投递相关快件,中国有关部门已依法启动调查程序。[详情]

联邦快递起诉美商务部:我们不是进出口管制“警察”
联邦快递起诉美商务部:我们不是进出口管制“警察”

   联邦快递起诉美国商务部:我们可不是进出口管制 “警察”!丨热公司 美国联邦快递24日在其官网发布声明称,已向美国哥伦比亚特区地区法院提起诉讼,寻求禁止美国商务部要求联邦快递执行《出口管理条例》中的相关禁令。 联邦快递称,联邦快递是运输公司,不是执法机构,若无意中承运了违反美国政府禁止向某些企业出口的产品,公司不应担责。 联邦快递首席执行官弗雷德·史密斯在接受福克斯新闻台采访时称,面对美国商务部的巨额罚款威胁,快递公司必须自己检查每个包裹内的物品是否符合美国进出口管制规定,这就要求联邦快递充当起警察的角色,对自己承运的货品进行监督。然而,美国商务部在各种地缘政治和贸易争端中越来越多地使用进出限制措施,这给联邦快递和其他承运人带来了不可承受的负担。[详情]

联邦快递就出口管制规定起诉美国商务部
联邦快递就出口管制规定起诉美国商务部

  新华社华盛顿6月24日电(记者高攀 邓仙来)美国联邦快递公司24日就出口管制规定对美国商务部提起诉讼,认为美国政府不应指望该公司实施出口管制规定,要求该公司为承运的货物承担责任不合理。 联邦快递当天发表声明说,已在美国哥伦比亚特区联邦地区法院提起诉讼,寻求阻止美国商务部要求该公司实施出口管制规定。声明说,出口管制规定违背了公共承运人在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下所享有的“正当程序”权利。 声明说,美国政府要求联邦快递检查其每天承运的数以百万计包裹中的物品是否符合出口管制规定既不现实也不合理,给公司造成很大负担,“联邦快递是一家运输公司,而不是执法机构”。 联邦快递在起诉书中强调,为遵守出口管制规定,该公司会对发货人和收件人的姓名和地址进行筛选,以确定它们是否在限制交易的“实体名单”上,但很难保证承运的物品是否符合出口管制规定。 联邦快递在当天的声明和起诉书中并未提到中国华为公司。但美国媒体认为,联邦快递的上述起诉与此前美国商务部将华为列入限制交易的“实体名单”和联邦快递未按名址投递华为相关快件存在关联。 针对联邦快递在未经用户同意、也没有告知用户的情况下,擅自将快件转寄他地,未按名址投递相关快件,中国有关部门已依法启动调查程序。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24日在例行记者会上表示,联邦快递作为一家大型跨国企业,理应对外作出合理解释,理应为自身行为负责。同时,“我们敦促美方立即停止并纠正错误做法,为各国企业的运作和正常合作创造条件”。(完)[详情]

被中国外交部点名后 联邦快递起诉美商务部
被中国外交部点名后 联邦快递起诉美商务部

  导读:此前,联邦快递“误送”5件华为有关包裹,在中外社交媒体中迅速引起热议。中国外交部要求其给出“合理的解释”后,联邦快递公司在官网发布声明称,已向哥伦比亚地区的美国地区法院提起诉讼! 6月21日,美国联邦快递公司被爆出对一件含有华为手机的包裹出现“误送”。而这也是继5月“误送”华为4个包裹之后,联邦快递针对华为出现的又一次“失误”。 一个多月的时间,联邦快递“误送”5件华为有关包裹、两次不承认又两次道歉,这样的操作在中外社交媒体引起热议。 6月24日下午的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发言人耿爽表示:“联邦快递作为一家大型跨国企业,理应对外作出合理解释,理应为自身的行为负责。” 中国外交部要求其给出“合理的解释”后,美国东部时间6月24日,联邦快递公司在官网发布声明称,已向哥伦比亚地区的美国地区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禁止美国商务部对联邦快递执行“出口管理条例(EAR)”中的禁令。 联邦快递起诉美商务部: 别对我执行出口禁令,我不是执法机关 据环球网,联邦快递认为,《出口管制条例》违反公共承运人在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下的正当权利,因为他们不合理地要求承运人为可能违反《出口管制条例》的运品承担严格责任。 “这给像联邦快递这样的公共承运人带来了难以承受的负担,比如需要了解其所有承运货物内容的来源和技术构成,以及他们是否符合《出口管理条例》(规定)。”声明还写道。 声明还称,联邦快递强烈支持美国出口管制法律。但他们认为,目前构建和实施的《出口管理条例》给联邦快递带来了不合理的负担,“联邦快递是一家运输公司,而不是执法机构”。 值得注意的是,联邦快递声明中并没有直接提及“华为”。 《华盛顿邮报》称,美国商务部一位女发言人表示,目前尚未评估该起诉。 图片来源:联邦快递微博截图 事件回放:联邦快递拒绝投递华为手机, 这次还是“操作错误”! 6月21日,美国《个人计算机》杂志首席分析师塞甘(Sascha Segan)在其推特账号上愤怒地表示,自己在英国的同事寄给他们的一部华为手机被退了回去。 问题在于,这原本就是一台公司所属、只用于写评测的华为手机。 塞甘推特截图 这一事件太过魔幻,以至于超出了塞甘的承受能力——推特上愤怒吐槽之余,他在《个人计算机》杂志网站上贴出一篇近2000字的报道,并在大标题直接问道:华为手机现在被禁止邮寄了? 文章难掩愤怒地指出:在寄送包裹时他的英国同事被要求填表,写清楚手机型号,同事都如实照做。 然而同事的诚实显然没有换来联邦快递的诚信服务。包裹在寄出后不久,于当天被退回了伦敦。 “当时,《个人计算机》杂志的英国作者被告知,由于华为的‘美国政府问题’,他不能将华为手机送到纽约办事处。”文章称。 但在塞甘看来,联邦快递给出的理由显然不能成立,因为那款被退寄的手机至今仍在“美国亚马逊网站上热销”。 你没有看错,一台美国电商正在热销、美国政府未曾明令禁止的手机,却被联邦快递给退了回来。 “现在看来,联邦快递甚至超越了特朗普政府,自行实施这一禁令。”塞甘讽刺道。 而面对这名美国科技媒体人的大发雷霆,联邦快递的反应也相当令人费解: 先是21日当天直接在塞甘推特下回复称“华为被美国政府列入‘实体名单’后,我们就被严禁与之做生意了”。 但到了6月22日,联邦快递又在一份姗姗来迟的官方声明中表示:有关包裹系被错误地送回了托运人手中,我们为这一操作失误道歉。 那么,道歉之后,联邦快递是否弥补错误寄送手机? 当事人塞甘22日给出的回答是:没有! 外交部:联邦快递理应作出合理解释 或许是做法太拙劣,不少美国媒体也忍不住表示质疑。 美国“临界点”网站6月21日在评论此事时表示,从一系列难以解释的行为很容易看出联邦快递有多自相矛盾。 美国《福布斯》双周刊杂志则援引华为推特质问:难道联邦快递有权阻止向美国寄送华为手机? 而针对联邦快递后来声明中宣称公司能“运输‘实体清单’外所有华为产品”,文章则毫不留情地指出:“事实上,联邦快递并不存在这样或那样的授权。”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24日在例行记者会上回应此事时表示,这已经不是联邦快递第一次出现与华为有关的“失误”了。一个月前就曾发生过联邦快递未按名址投递华为包裹的事情。 图片来源:外交部网站 耿爽称,“这么短的时间内,一再发生与华为有关的失误,一再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我不知道联邦快递方面作何感想。但我想,联邦快递作为一家大型跨国企业,理应对外作出合理解释,理应为自身的行为负责。” 有评论认为,最新发生的事件可能使联邦快递被中国政府列入“不可靠实体清单”。对此,耿爽表示,不掌握联邦快递是否会被中方列入“不可靠实体清单”的情况。但他强调,美国滥用国家安全概念,以莫须有的罪名,动用国家力量来打压一家中国企业,是问题的根源所在和混乱的始作俑者。“美方的霸凌行径不仅伤害中国企业,也伤害美国企业,不仅影响企业日常运作,也干扰企业间正常合作。我们敦促美方立即停止并纠正错误做法,为各国企业的运作和正常合作创造条件。” 公信力受影响、股价下跌 总是在华为相关包裹上出问题,被发现就称是“误送”,联邦快递的种种作为,显然不能轻易以道歉了事。 事实上,早在第一次“误送”事件后,中国相关部门便启动了对联邦快递的调查。 而这一次的“知错不改”,让联邦快递的企业信誉大打折扣,不少网友更在相关新闻下气愤地表示:拉黑联邦快递! 据参考消息,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明指出,“一系列非正常行为会影响联邦快递在全球范围内的公信力。” 在他看来,尽管联邦快递在业界竞争力强,但是近期所作所为,令人费解。 而针对眼下诸多外媒以及网友纷纷猜测的联邦快递是否会被列入中国“不可靠实体清单”,白明则表示,不能完全排除这种可能性。 联邦快递早在1984年便以中外合作的方式进入中国。1995年,联邦快递收购了当时唯一可以直飞中国与美国的常青国际航空公司,成为第一家由美国直飞中国的国际快递物流公司。据联邦快递官网介绍,截至2016年6月,联邦快递在中国有约9000人的团队,分公司78家,每周有220个航班,运输车辆约2700辆。 一旦被列入“不可靠实体清单”,联邦快递可能会面对失去中国市场的风险。据国金证券研究所测算,联邦快递在中国市场的收入规模在180亿到200亿元,在中国国际快递上的市场占有率约为31%-33%,超过其主要竞争对手DHL和UPS,位居第一。 值得注意的是,此前被中国相关部门宣布立案调查后,联邦快递的股票在后续交易日开盘大跌3.14%,市值蒸发12.6亿美元。再次爆出拒绝投递华为手机后,上周五联邦快递股价下跌1.87%,本周一股价下跌2.69%,今年5月以来联邦快递股价累计下跌15.07%。 [详情]

起诉完美国商务部 联邦快递CEO现身透露出更多详情
起诉完美国商务部 联邦快递CEO现身透露出更多详情

   刚刚起诉完美国商务部,联邦快递CEO现身FOX透露出更多详情! [环球网报道 记者 李东尧]当地时间6月24日,美国联邦快递宣布对美国商务部提起诉讼后,该公司首席执行官弗雷德•史密斯(Fred Smith)现身美国福克斯新闻节目中透露出更多详情,他解释起诉的原因说,该公司无力监管数十万件违反监管规定的货物。他还表示,承运货物时违反商务部出口管理条例会被罚款。 福克斯报道截图 据福克斯新闻报道,史密斯当天表示,“我们今天联系了商务部,告诉他们,商务部在各种地缘政治与贸易争端中越来越多地限制进出口,这给联邦快递与公共承运人造成了难以承受的负担。” 福克斯节目中,右为史密斯/图自福克斯 “因为,根据美国商务部的规定,预计我们要成为这些进出口管制的警察。目前这份名单上大约有1100个实体,上周五(21日)刚刚增加了5家。” 他说,“根据规定,我们必须证明那些可能会说出实情或可能不说的发货人遵守这些出口规定。尽管我们每天处理1500万件货物,但如果我们在其中任何一件上出了差错……我们会被罚款每件25万美元(约合172万元人民币)。” 福克斯24日说,就在史密斯接受采访后不久,美国商务部长罗斯告诉福克斯,“(出口管理)条例规定,普通承运人不得故意违反实体清单或其他出口管制机构的规定运输物品。它不需要一个公共承运人成为警察或知道每件包裹中装的是什么。” 据此前报道,《华盛顿邮报》说,联邦快递公司24日宣布,已对美国商务部提起诉讼,要求避免遵循美国政府对“与华为做生意”的最新限制。联邦快递当天在其官网发布声明称,已向哥伦比亚特区美国地方法院提起诉讼,寻求禁止美国商务部要求联邦快递执行的《出口管理条例》(EAR)禁令。 声明还称,联邦快递强烈支持美国出口管制法律。但他们认为,目前构建和实施的《出口管理条例》给联邦快递带来了不合理的负担,“联邦快递是一家运输公司,而不是执法机构”。值得注意的是,联邦快递声明中并没有直接提及“华为”。 环环现在对联邦快递和美国商务部的做法,看的是有点云里雾里,并且持怀疑态度的,对此你怎么看呢? (本文来自于环球网)[详情]

视频|爆发了!联邦快递公布起诉美国政府的详细原因
视频|爆发了!联邦快递公布起诉美国政府的详细原因

   就在几个小时前,美国联邦快递宣布了一项惊人的举动:他们决定将害得他们在处理与中国华为公司相关的包裹时接连出错,还引起强烈争议的那个元凶——美国商务部以及该部门的“出口管理条例”,告上法院! 而耿直哥阅读了联邦快递的诉状后发现,这家美国快递公司之所以会这么做,完全是被美国政府的“恶法”给逼急了…… 目前,美国联邦快递公司已经其官网上通报了此事,并简单介绍了起诉美国商务部及其“出口管理条例”(Export Administration Regulations,简称“EAR”)的原因。 (截图来自联邦快递官网) 联邦快递表示,美国商务部的“出口管理条例”首先违反了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不需要通过正当法律程序证明快递公司是否对违规知情,就可以毫不讲理地直接判定联邦快递这种“公共承运人”违反了这一条例,进而做出异常严厉的惩罚。(注:公共承运人是指向公众提供服务,承运不特定人委托的货物,或受不特定人委托运输货物的人或企业。) 联邦快递说,这个规定便令联邦快递背负上了不该属于他们这种“公共承运人”的负担,迫使联邦快递要去搞清楚其运送物品里的技术构成,但这根本是不可能的。 所以,联邦快递表示,虽然他们会认真执行包括美国在内的业务所在国和地区的法律法规,并已经为了健全自己的出口管理合规系统投入了很多很多,但他们认为美国商务部及其“出口管理条例”是在“强人所难”,在迫使联邦快递“不切实际”地对每天经过他们系统的数已百万计的包裹进行管制。 “我们是一个货运公司,不是一个执法机关”,联邦快递吐槽说。 (截图来自联邦快递官网) 所以,联邦快递表示他们将捍卫自己身为一家美国的跨国企业的权利。 接下来,在一份更详细的诉状中,联邦快递还详细列举了他们认为美国商务部及其“出口管理条例”多处刁难联邦快递公司,甚至越权违规的地方。这也是真正值得大家关注的地方。 (图为联邦快递起诉美国商务部的诉状截图) 在这份诉状中,联邦快递再次表示,美国商务部的“出口管理条例”不仅没有给联邦快递这种“公共承运人”提供应有的豁免或“避风港”,反而给公司施加了很多不切实际甚至毫不讲理的责任和负担,迫使公司要像美国商务部的一个代理执法机关那般对其每一个包裹进行审查,否则就会被严惩和重罚。可即便联邦快递每个包裹都去查,也无法去做出这种会涉及大量技术信息的决定,甚至还反而可能侵犯隐私、乃至违反其他国家的隐私法。 联邦快递还补充说,美国的网络供应商和电讯公司就被法律豁免承担某些责任,因为这些公司不过是在市场中为客户提供信息交换线路的“公共承运人”。可联邦快递等身为公共承运人的快递公司却没有这种豁免。 于是,联邦快递举例说,比如联邦快递在德国的网点收到了一个要寄往印尼的电脑,而这个印尼的收件方是被美国商务部列入出口管制“实体名单”的对象,那么联邦快递就不得不去搞清楚这个电脑内部的构成是不是超过了美国商务部的限制,是不是属于被“出口管理条例”管制的物品。 (图为联邦快递起诉美国商务部的诉状截图) 又比如联邦快递要将客户的一部相机寄给一个“实体名单”上的对象,虽然相机本身并不在禁止出口的范畴,可联邦快递现在只能完全拒绝承运这个相机,因为公司无法确定相机里面的技术组成,是否会令其符合被“出口管理条例”管制的物品…… (图为联邦快递起诉美国商务部的诉状截图) 否则,如果联邦快递继续承运这些物品,就会面临极高的法律风险,很容易就会被美国商务部直接依据“出口管理条例”认定违规并严惩,而且处罚的金额非常的高,其中刑事惩罚的罚金高达100万美元,民事层面的罚金则是每一起违规就会被罚30万美元(或是交易金额的两倍)…… (图为联邦快递起诉美国商务部的诉状截图) 不仅如此,联邦快递还控诉美国商务部这个“出口管理条例”本身存在“越权”的问题,大大超过了美国“出口管制改革法案”(Export Control Reform Act,简称ECRA)的授权范畴,应该被复查和修改。 (图为联邦快递起诉美国商务部的诉状截图) 联邦快递尤其不满“出口管理条例”中对于企业或个人是否 “知晓”自己违规的相关定义太过“宽泛”,不仅包括那些明知违规确实发生的情况,也囊括了怀疑违规可能发生的情况,这就导致联邦快递这种“公共承运人”失去了应有的豁免和“避风港”,可以直接被认定违规和重罚,不再需要通过正当法律证据证明其是否真的知晓违规。 (图为联邦快递起诉美国商务部的诉状截图) 联邦快递还在诉状中介绍说,公司其实在2018年4月23日时就已经被美国商务部通过“出口管理条例”这么“整”过了。 当时,联邦快递因为53起这类“违规事件”,被迫与美国商务部工业安全局签订了一项和解协议,为总价58091美元的快递物品支付了足足50万美元外加利息的罚款,是涉案物品金额的860%。 而且,联邦快递还被要求进行出口和规划的第三方审查,并将实际违规和可能违规的情况都上报给政府。 (图为联邦快递起诉美国商务部的诉状截图) 所以,联邦快递控诉说,美国商务部这个“出口管理条例”现在逼得公司现在只有两条路可走:要么就冒着被美国商务部执法的巨大法律风险继续运作自己的业务;要么就只能为了停止有风险的运营,但也会因此与客户乃至其他国家的政府产生潜在的法律纠纷。 (图为联邦快递起诉美国商务部的诉状截图) 这也即是为何联邦快递如今会将美国商务部及其“出口管理条例”告上法院的详细原因:从诉状来看,联邦快递真是被这个在其看来早已“违背美国宪法”、“镇压和剥夺其自由”的“恶法”逼得忍无可忍了。 最后,在下面这段联邦快递的CEO弗里德·史密斯(Frederick W. Smith)今天接受美国福克斯新闻网采访的视频中,这位CEO还透露了大量联邦快递此前“误操作”华为包裹的重要信息。 其中最值得关注的是,他表示联邦快递在处理涉及华为公司的包裹时所发生的一切问题,根子都是美国商务部这个“出口管理条例”逼的。 “华为只是这个问题的一个象征”,他说。 另外,他也在采访中严厉控诉了美国商务部的“出口管理条例”,称联邦快递哪怕只要犯下一个小小的错误,现在都可以不经过法庭就被审判和处罚,他认为这种条例不是基于法律的。更何况美国商务部目前的实体名单上已经有了1100个对象,上周又刚刚增加了5个, 这更令联邦快递无力承受这些不公平的负担。 所以,他希望美国商务部可以尽快废除这种逼着联邦快递乃至其他身为“公共承运人”的快递公司去当“警察”的法规……[详情]

这是什么操作?联邦快递反告美国商务部,称“禁令带来了难以承担之重”
这是什么操作?联邦快递反告美国商务部,称“禁令带来了难以承担之重”

  这是什么操作?联邦快递反告美国商务部,称“禁令带来了难以承担之重”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周智宇 深圳报道 
 
 
 
 联邦快递表示,不管这从物流和经济角度来说,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许多情况下也是不合法的。 
 
 
 
 当地时间6月24日,美国联邦快递在其官网发布公告称,已在哥伦比亚特区的地方法院提起对美国商务部诉讼,寻求禁止美国商务部要求联邦快递执行的《出口管理条例》(EAR)禁令。联邦快递CEO弗雷德里克·史密斯在6月24日在接受福克斯新闻台采访时谈到,面对美国商务部拿巨额罚款威胁,快递公司必须自己检查每个包裹内容是否符合美国进出口管制规定,但联邦快递已经受够了,已经将其告上法庭。史密斯表示,“目前这份名单上大约有1100个实体,上周五刚刚增加了5个,美国商务部在各种地缘政治和贸易争端中越来越多地限制进出口,这给联邦快递和公共承运人带来了不可承受的负担。我们仍然不可能充当美国商务部的警察,希望法院将准许我们的豁免。”联邦快递表示,若无意中承运了违反特朗普政府禁止向某些中国企业出口的产品,公司不应担责。其在声明中称,不应指望由该公司来实施出口禁令,要公司为运输自己不了解的货物承担责任也不合理。在前述声明中,联邦快递也指出,出口限制规定“基本上就是要求联邦快递监督其每日承运的数以百万计包裹中的物品,而不管这从物流和经济角度来说,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许多情况下也是不合法的”。对此,美国商务部发言人回应称,“我们尚未研究这份诉讼,但无论如何我们都希望,商务部在保护美国国家安全方面的作用不受影响。”此外,美国电脑杂志PCMag在6月22日曾公开指出,其英国的一位作者试图将一部华为手机寄送给美国的同事,联邦快递退回了包裹,称由于美国政府与华为和中国政府的问题,他们不能进行投递。联邦快递则在6月23日对此做出回应,称退回一个装有华为手机的包裹是“操作失误”所致,并称将承运所有华为产品至美国国家安全黑名单所列华为及其子公司以外的地址。但PCMag又在随后于6月24日发表的一篇文章中指出,记者在其它的快递上也有着类似的遭遇,这表明,美国政府目前对华为的限制“是多么混乱”,对华为的禁令“是禁止与69家公司做生意,禁止美国公司向华为出口他们的技术,或者可能禁止我们网络安装或卖华为的设备。(但就连这一点也不完全清楚。)出口禁令也被推迟到8月。”在6月24日时,有媒体在外交部例行记者会上援引相关评论称,联邦快递很可能被中国政府列入“不可靠实体清单”,中方对此有何评论?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回应称,联邦快递作为一家大型跨国企业,理应对外作出合理解释,理应为自身的行为负责。至于联邦快递是否会被列入“不可靠实体清单”,我不了解,建议你向主管部门去询问。“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已经不是联邦快递第一次出现与华为有关的‘失误’了。一个月前就曾发生过联邦快递未按名址投递华为包裹的事情。这么短的时间内,一再发生与华为有关的‘失误’,一再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我不知道联邦快递方面作何感想。”耿爽指出,美国滥用国家安全概念,以莫须有的罪名,动用国家力量来打压一家中国企业,是问题的根源所在和混乱的始作俑者。美方的霸凌行径不仅伤害中国企业,也伤害美国企业,不仅影响企业日常运作,也干扰企业间正常合作。我们敦促美方立即停止并纠正错误做法,为各国企业的运作和正常合作创造条件。 
 

 
 
 
 
 
 
 联邦快递表示,不管这从物流和经济角度来说,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许多情况下也是不合法的。 
 (本文来自于21财经)[详情]

联邦快递起诉美国政府:别指望我背锅!
联邦快递起诉美国政府:别指望我背锅!

  联邦快递起诉美国政府:别指望我背锅!来源:中新经纬联邦快递起诉美国政府:别指望我背锅!参考消息网6月25日报道 英媒称,美国联邦快递(FedEx)6月24日将美国政府告上法院,称若无意中承运了违反特朗普政府禁止向某些中国企业出口的产品,公司不应担责。据路透社6月24日报道,此前联邦快递上周将一个装有华为手机寄往美国的包裹退回英国,再次引发中方的愤怒情绪,联邦快递将此事解释为“操作失误”。6月24日联邦快递股价下跌2.7%。联邦快递在提交给哥伦比亚特区法院的文书中称,不应指望由该公司来实施出口禁令,要公司为运输自己不了解的货物承担责任也不合理。“出口限制规定基本上就是要求联邦快递监督其每日承运的数以百万计包裹中的物品,而不管这从物流和经济角度来说,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许多情况下也是不合法的,”联邦快递在文书中说。美国商务部发言人回应称,“我们尚未研究这份诉讼,但无论如何我们都希望,商务部在保护美国国家安全方面的作用不受影响。”而在中国外交部6月24日的例行记者会上,发言人耿爽回应联邦快递“失误”事件时表示,美国滥用国家安全概念,以莫须有的罪名,动用国家力量来打压一家中国企业,是问题的根源所在和混乱的始作俑者。美方的霸凌行径不仅伤害中国企业,也伤害美国企业,不仅影响企业日常运作,也干扰企业间正常合作。我们敦促美方立即停止并纠正错误做法,为各国企业的运作和正常合作创造条件。[详情]

拒背锅?联邦快递起诉美商务部 要求取消对华为限制
拒背锅?联邦快递起诉美商务部 要求取消对华为限制

   拒背锅?联邦快递起诉美商务部 要求取消对华为业务限制 6月24日,联邦快递宣布起诉美国商务部,寻求禁止美国商务部强制联邦快递执行《出口管理条例》。此前,联邦快递曾以会违反此条例为由,拒绝寄送一部从英国寄往美国的华为手机,被中国外交部要求给出合理解释。在起诉美国商务部的声明中,联邦快递未提及“华为”,而是质疑美国商务部《出口管制条例》的合理性。《华盛顿邮报》认为,联邦快递寻求避免“与华为做生意”方面的限制。[详情]

联邦快递CEO回应“误处理”华为包裹:美法规逼的
联邦快递CEO回应“误处理”华为包裹:美法规逼的

   联邦快递CEO吐露“误处理”华为包裹实情:被美国法规逼迫的 24日,联邦快递CEO弗雷德里克·史密斯在接受福克斯新闻台采访时谈到,面对美国商务部拿巨额罚款威胁,快递公司必须自己检查每个包裹内容是否符合美国进出口管制规定,但联邦快递已经受够了,已经将其告上法庭。史密斯表示,“目前这份名单上大约有1100个实体,上周五刚刚增加了5个,美国商务部在各种地缘政治和贸易争端中越来越多地限制进出口,这给联邦快递和公共承运人带来了不可承受的负担。。。我们仍然不可能充当美国商务部的警察,希望法院将准许我们的豁免。”[详情]

联邦快递起诉美国商务部
联邦快递起诉美国商务部

  6月25日消息,在联邦快递日前以违反美政府对华为禁令为由拒绝将华为手机从英国邮寄往美国,中国外交部要求其给出“合理的解释”后,据《华盛顿邮报》报道,联邦快递公司24日宣布,已对美国商务部提起诉讼,要求避免遵循美国政府对“与华为做生意”的最新限制。联邦快递在其官网发布声明称,已向哥伦比亚特区美国地方法院提起诉讼,寻求禁止美国商务部要求联邦快递执行的《出口管理条例》(EAR)禁令。(本文来自于界面)[详情]

联邦快递发表声明称已起诉美国商务部
联邦快递发表声明称已起诉美国商务部

  新华财经上海6月25日电(记者贾远琨) 记者25日从联邦快递中国区总部了解到,联邦快递集团宣布在华盛顿哥伦比亚特区的美国地区法院提起诉讼,诉请禁止美国商务部要求联邦快递执行美国《出口管制条例》中的禁令。联邦快递认为,该《出口管制条例》侵犯了普通运输企业根据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所享有的正当程序权利。该《出口管制条例》的不合理规定,使得即使不需要证据证明运输企业知悉货物违反该条例,也要其对可能违反条例的货物承担严苛的法律责任。对于像联邦快递这样的普通运输企业,要求这些企业了解其所处理的所有货件内容的来源和技术构成,并判断它们是否符合《出口管制条例》的规定,这是不可能承受的负担。联邦快递认为,《出口管制条例》要求联邦快递对每天在其网络中运输的数百万票货件实施合规监管,给联邦快递造成了不合理的负担。联邦快递是一家运输企业,不是执法机构。联邦快递发布声明表示,联邦快递始终积极倡导自由贸易,并相信降低贸易壁垒有利于全球经济。[详情]

被中方点名后,联邦快递把美国商务部告了
被中方点名后,联邦快递把美国商务部告了

  连续两次!联邦快递“搞错”华为包裹然后道歉……被中国外交部点名后,美国联邦快递把美国商务部告了:我们是一家运输公司,而非执法机构。当地时间6月24日,联邦快递公司在其官网宣布,已向哥伦比亚特区的地方法院提起对美国商务部诉讼,寻求禁止美国商务部要求联邦快递执行的《出口管理条例》(EAR)禁令。联邦快递官网截图,下同联邦快递认为,根据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出口管制条例》违反了公共承运人的正当权利。美国商务部不合理地要求承运人在不需了解任何违规行为的情况下,就要对可能违反《出口管制条例》的运品承担严格责任。“这给像联邦快递这样的公共承运人带来了难以承受(impossible)的负担,诸如需要了解其所有承运货物内容的来源和技术构成,以及他们是否符合《出口管理条例》的规定。”声明如是写道。声明称,联邦快递遵守提供服务国家的所有法律,强烈支持美国出口管制法律,并对内部出口合规性程序投入了大量的人力和物力。“但我们认为,目前构建和实施的《出口管理条例》给联邦快递带来了不合理的负担,每天都要对数百万货物进行监察(police)。联邦快递是一家运输公司,而不是执法机构”。观察者网注意到,在起诉文件中,联邦快递的起诉对象共有4个:美国商务部和其下属工业和安全局、商务部长罗斯和分管产业、分析的助理部长娜扎卡·妮卡塔(Nazak Nikakhtar)。而在长达19页的起诉材料中,联邦快递还写到:“联邦快递对每一个待运包裹进行检查,这种做法将会侵犯公众的隐私权利。而在转口方面,要求联邦快递对国外的每一个包裹进行不加区别的检查,可能会违反已经有明文规定的民事隐私法。”此外,在声明和长达19页的材料中,联邦快递没有直接提及“华为”。在联邦快递声明发布后,路透社报道称,美国商务部发言人回应称:“我们尚未评估该起诉,但仍期待捍卫商务部在保护美国国家安全的作用。”观察者网此前报道,联邦快递近来两度出现与华为的失误,并两次道歉。当地时间5月28日,路透社报道称,华为曾对其透露,联邦快递将从日本寄往华为中国地址的两个包裹转运至美国,并试图转运另外两个由越南寄往华为其他亚洲办公室的包裹,均未经授权。华为表示,这四个包裹只包括文件,并“没有技术”。鉴于发生此事,华为公关部门副总乔·凯里(Joe Kelly)向路透社表示,正在重审其与联邦快递之间的合作关系。同一天,联邦快递中国公司官方微博发出道歉声明,称“对于少量华为货件被失误转运表示抱歉”,并确认“没有任何外部方面要求联邦快递转运这些货件”。20多天后,6月21日,美国知名IT杂志PC Magazine首席分析师塞根曝料称,该公司一部本应从伦敦寄往美国的华为P30 Pro手机被联邦快递以美国政府禁令为由而退回。22日,联邦快递再度向塞根发来声明,表示华为手机是被“错误地退回”给发件人,“我们为此次错误操作道歉”,两次解释自相矛盾。观察者网随后在PC Magazine官网上,看到联邦快递的声明原文:“正被讨论的包裹是被错误地退还给发件人,我们对此错误操作道歉。作为一家日吞吐量1500万件的全球性企业,我们致力于在遵守所有规则的条件下,减少由遵从动态变化中的美国监管政策给客户造成的冲击。”而华为方面也已作出回应,称联邦快递拒投递华为手机,“这完全是对(美国)行政命令和实体名单的误读。”对于联邦快递退运一事,24日有媒体在外交部记者会上援引相关评论称,联邦快递很可能被中国政府列入“不可靠实体清单”,中方对此有何评论?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回应称,联邦快递作为一家大型跨国企业,理应对外作出合理解释,理应为自身的行为负责。至于联邦快递是否会被列入“不可靠实体清单”,我不了解,建议你向主管部门去询问。“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这已经不是联邦快递第一次出现与华为有关的‘失误’了。一个月前就曾发生过联邦快递未按名址投递华为包裹的事情。这么短的时间内,一再发生与华为有关的‘失误’,一再成为舆论关注的焦点,我不知道联邦快递方面作何感想。”耿爽指出,美国滥用国家安全概念,以莫须有的罪名,动用国家力量来打压一家中国企业,是问题的根源所在和混乱的始作俑者。美方的霸凌行径不仅伤害中国企业,也伤害美国企业,不仅影响企业日常运作,也干扰企业间正常合作。我们敦促美方立即停止并纠正错误做法,为各国企业的运作和正常合作创造条件。[详情]

联邦快递起诉美国商务部:我们不是执法机构
联邦快递起诉美国商务部:我们不是执法机构

  联邦快递起诉美国商务部:我们不是执法机构朱梦颖图:《华盛顿邮报》报道截图美国联邦快递把美国商务部告了。在联邦快递日前以违反美政府对华为禁令为由拒绝将华为手机从英国邮寄往美国,中国外交部要求其给出“合理的解释”后,据《华盛顿邮报》报道,联邦快递公司24日宣布,已对美国商务部提起诉讼,要求避免遵循美国政府对“与华为做生意”的最新限制。联邦快递24日在其官网发布声明称,已向哥伦比亚特区美国地方法院提起诉讼,寻求禁止美国商务部要求联邦快递执行的《出口管理条例》(EAR)禁令。图:联邦快递官网声明截图今年5月,美国商务部将华为列入“实体清单”,根据《出口管理条例》(EAR)禁止美国公司在未经许可的情况下向华为出售软件和芯片以及提供其他服务。联邦快递认为,《出口管制条例》违反公共承运人在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下的正当权利,因为他们不合理地要求承运人为可能违反《出口管制条例》的运品承担严格责任。“这给像联邦快递这样的公共承运人带来了难以承受的负担,比如需要了解其所有承运货物内容的来源和技术构成,以及他们是否符合《出口管理条例》(规定)。”声明还写道。声明还称,联邦快递强烈支持美国出口管制法律。但他们认为,目前构建和实施的《出口管理条例》给联邦快递带来了不合理的负担,“联邦快递是一家运输公司,而不是执法机构”。值得注意的是,联邦快递声明中并没有直接提及“华为”。《华盛顿邮报》称,美国商务部一位女发言人当晚表示,目前尚未评估该起诉。据路透社23日报道,联邦快递日前以美国政府禁令为由,将美国科技杂志《个人电脑》一名编辑从英国寄往美国的华为手机退回,在“理直气壮”地表示有关举动“合理”后,联邦快递22日又改称“搞错了”,这番自相矛盾的解释引起外界不满。报道称,针对这次“拒寄风波”,联邦快递当地时间22日发表声明称,有关包裹(《个人电脑》所寄送的华为手机)“被错误地退还给托运人”,该公司为此次“错误操作道歉”。联邦快递还称,“作为一家跨国公司,我们每天承运超过1500万个邮件包裹,我们致力于在遵守所有规定和规则的情况下,尽量减少为符合不断变化的美国监管环境而调整运营方式给客户带来的影响。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24日在例行记者会上回应此事时表示,联邦快递作为一家大型跨国企业,理应对外作出合理解释,理应为自身的行为负责。耿爽还指出,美国滥用国家安全概念,以莫须有的罪名,动用国家力量来打压一家中国企业,是问题的根源所在和混乱的始作俑者。美方的霸凌行径不仅伤害中国企业,也伤害美国企业,不仅影响企业日常运作,也干扰企业间正常合作。我们敦促美方立即停止并纠正错误做法,为各国企业的运作和正常合作创造条件。[详情]

真的着急了!为了挽回中国市场,联邦快递要和美国“对簿公堂”?
真的着急了!为了挽回中国市场,联邦快递要和美国“对簿公堂”?

  近日以来,联邦快递的品牌形象在消费者心中可谓大打折扣。继5月底“错运”华为手机后,联邦快递上周再度以“弄错了”为由对拒绝投递华为手机一事作出道歉。不过,在两度致歉后,联邦快递做出了一个令人意外的举动。据25日最新消息,联邦快递发布声明表示,为了不影响和华为的正常生意往来,联邦快递日前已经做出了和美国对簿公堂的决定。换言之,联邦快递把美国告了。由此看来,联邦快递是真的着急了。作为美国知名的物流业巨头,联邦快递却两度出现低级的操作“失误”,无疑是自毁口碑。所以,尽管联邦快递在事后迅速作出了回应并进行道歉,但区区一句“弄错了”显然无法抚平消费者的疑虑。在第一次“失误”发生后,联邦快递的股价一度出现开盘即大跌3.14%的情况,市值短时蒸发近12.6亿美元(约87亿元人民币)。截至24日美股收盘,联邦快递的股价还在下跌。但是对于联邦快递来说,损失的不仅仅是市值,或许还将危及联邦快递多年来在中国市场上投放的资源和心血。从多年前大手笔收购国际航空公司、开通直飞中国的物流线路开始,联邦快递一直试图打入国内的包裹快递市场,甚至一度表示中国是联邦快递最具潜力的市场。然而邮政局的报告显示,2018年,联邦快递等外资企业在中国快递市场的业务量占比仅为1.5%。根据联邦快递的最新财报(截至2019年2月),该公司最新一季度的净利润同比下降了64%。不难看出,联邦快递既未能成功占领国内快递市场的份额,同时还面临着盈利危机。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今年已经是联邦快递进入中国市场的第35年了,然而还没来得及在中国市场打响知名度,联邦快递就已经重重地摔了两跤,还能再力挽狂澜吗?[详情]

面对美国“华为禁令”联邦快递也顶不住了,将起诉美国商务部
面对美国“华为禁令”联邦快递也顶不住了,将起诉美国商务部

  据美国联邦快递公司在其官网上的声明称,联邦快递已经向美国哥伦比亚特区地方法院提起诉讼,要求美国商务部停止联邦快递执行《出口管理条例》(Export Administration Regulations,简称EAR)禁令。据联邦快递的声明称,联邦快递认为根据美国宪法第五修正案,《出口管理条例》侵犯了公共承运人享有的正当程序权,因为它们不合理地要求公共承运人对可能违反《出口管理条例》的货物承担严格赔偿责任,而没有要求提供承运人知悉任何违反条例情况的证据。这就给联邦快递(FedEx)这样的公共承运公司带来了一个不可能的负担,也就是要求联邦快递必须了解自己处理的所有货物的来源地和技术构成,以及这些货物内容是否符合《出口管理条例》。联邦快递在声明称,作为一家致力于遵守运营当地各国所有法律法规的公司,联邦快递强烈支持美国出口管制法律的目标。联邦快递在内部出口管制遵守计划上投入了大量资金。然而,联邦快递认为,目前构建和实施的《出口管理条例》给联邦快递带来了不合理的负担。在声明中联邦快递称,根据美国《出口管理条例》的要求,联邦快递监督着每天通过其快递网络运输的数以百万计的货物。联邦快递在声明中称自己“是一家运输公司,而不是执法机构”。联邦快递在声明中并没有直接提及“华为”。联邦快递在声明的最后称,将继续捍卫作为一家总部设在美国的全球性公司的权利,将继续致力于为在世界各国的客户提供卓越的服务。据路透社23日报道,联邦快递此前曾以美国政府禁令为由,将美国科技杂志《个人电脑》一名编辑从英国寄往美国的华为手机退回,并表示有关举动“合理”后,联邦快递22日又改称 “搞错了”,这种自相矛盾的解释引起外界不满。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24日在例行记者会上回应此事时表示,联邦快递作为一家大型跨国企业,理应对外作出合理解释,理应为自身的行为负责。耿爽还指出,美国滥用国家安全概念,以莫须有的罪名,动用国家力量来打压一家中国企业,是问题的根源所在和混乱的始作俑者。美方的霸凌行径不仅伤害中国企业,也伤害美国企业,不仅影响企业日常运作,也干扰企业间正常合作。我们敦促美方立即停止并纠正错误做法,为各国企业的运作和正常合作创造条件。[详情]

微博推荐

更多

新浪意见反馈留言板 欢迎批评指正

新浪简介 | About Sina | 广告服务 | 联系我们 | 招聘信息 | 网站律师 | SINA English | 通行证注册 | 产品答疑

Copyright © 1996-2019 SINA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新浪公司 版权所有